客户端
中食融媒 中食舆情
打假治敲监督电话:010-63272076
打假治敲监督电话:010-63272076

蛋鸡养殖即将进入“微利时代”

2022-01-20 09:00:00 中国食品报

  受2020年鸡蛋价格持续走低、蛋鸡养殖户补栏量急剧下降影响,2021年全国蛋鸡存栏量从高位回落,蛋价逐步上涨,养殖利润提升。但受制于饲料成本不断增加,即便蛋价整体高于2020年,很多养殖户依然面临濒临亏损困境。此外随着蛋鸡养殖产业规模化、集约化、一体化的步伐加快,越来越多的小散养殖户退出,养殖企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鸡蛋市场供大于求

  春节前本应该是鸡蛋传统需求旺季,市场看涨情绪浓厚,但是,河北部分产区蛋价不但没涨,反而因为市场落价,旺季不旺成为当前鸡蛋市场的关注重点之一。按照往年情况,无论是贸易商还是养殖户,春节前基本都不会存货,但是目前鸡蛋走货量普遍小于到货量,导致部分商户出现5—7天的库存积累。

  蛋价不及预期,养殖户淘鸡积极性同样受到抑制。据了解,养殖户淘鸡与否是结合蛋鸡日龄、鸡蛋价格、淘鸡价格以及对未来行情的预期综合而定,对于规模化企业来说,自身的生产计划是首要考虑因素,行情对于淘鸡、补栏的影响不大,但是对于小养殖户来说,眼下的鸡蛋及淘鸡价格则是决定性因素,淘鸡价格高时,单只鸡的养殖利润增加不少,淘鸡意愿自然就高。

  由于去年第四季度行情不及市场预期,并且淘鸡价格下降,河北地区很多养殖户选择延淘,当前淘鸡鸡龄普遍处于500天以上,部分待淘鸡龄在550天以上,另外还有一些养殖户选择换羽继续养殖。“从目前情况来看,当下鸡蛋市场面临着旺季消费不及预期、老鸡延淘、大码蛋销售不畅的局面,略有库存压力;同时饲料成本居高不下,在产蛋鸡存栏量不大。整体来看,鸡蛋市场处于供大于求格局。”业内人士焦玉锋说。

  据了解,2021年鸡蛋价格在2020年去产能的大背景下全年偏高运行。与往年相比,2021年鸡蛋市场呈现高成本、高价格、低存栏、低消费的特点。“具体来看,玉米、豆粕价格的上涨向下游饲料业转移,伴随着低存栏形成了高蛋价;但消费者对于高蛋价接受度较低,造成了低存栏下的紧平衡。此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餐饮、集团等鸡蛋消费仍低于正常年份。2021年上半年鸡蛋价格跌破4元/斤,下半年突破5元/斤,2021年全年鸡蛋均价虽高于2019年,但在饲料成本增加的影响下,蛋鸡养殖盈利空间被压缩。”焦玉锋表示。

  当前市场的主要矛盾在于养殖利润预期走低后淘汰和补栏对于市场供需面的影响。“去年第四季度补栏情况决定了2022年上半年新增产能的基础,而淘汰情况决定了2022年上半年蛋鸡存栏的去化节奏。在当前紧平衡状态下,淘汰和补栏之间的微妙变动将决定后期市场走势。”在焦玉锋看来,随着2021年养殖规模增大,散户空栏率提升,且养殖环节和生产性能提高,鸡蛋的季节性需求将逐渐减弱,未来鸡蛋波动幅度可能收窄。

蛋鸡存量变化大变量多

  作为国内起步早、规模大的主要禽蛋生产大省,河南、河北两省的蛋鸡存栏量均在1亿只以上,约占全国总存栏量的30%。事实上,近年来我国蛋鸡行业平稳快速发展,蛋鸡养殖生产规模不断扩大,规模化、集约化、一体化程度不断提升。

  受多重因素影响,2021年以来,河南、河北地区小散养殖户加速退出,不过,由于规模化养殖场迅猛发展,蛋鸡总体存栏量并未出现明显下滑。鸡蛋价格低迷以及环保压力加码是小散养殖户退出的主要原因。相较于资金实力雄厚的规模化企业,小散养殖户的抗风险能力更弱,对于鸡蛋价格的变动也更为敏感,当鸡蛋价格长期处于养殖成本线以下时,以家庭为单位、规模在几千羽左右的养殖户会不敌市场冲击而选择退出。

  豫北地区的河南柳江生态牧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当地规模蛋鸡养殖企业,董事长许殿明直言,当前蛋鸡养殖行业正发生着深刻变化。“可以说,行业已从量变发展到质变,竞争压力不断加大,原来的经营方式已无法匹配当前的行业发展,在自动化、标准化、规模化加速的背景下,养殖企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对于正在经历大浪淘沙的蛋鸡养殖行业来说,许多从前的规律越发不明显,例如淡旺季。“鸡蛋行情有三大特点:下半年行情好于上半年,三年一个周期以及端午、中秋和春节前是蛋价高点。我们一般也会依照往年的规律对来年行情进行研判。但是,现在变量多了,对于行情的预判难度增加了。”安阳源康农牧生态园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吕杰说,“产业格局变化带给我最直观的感受是行业的专业性在不断提高。无论是规模化养殖企业还是中小养殖户,如果经营不好、生产不好、管理不好,就无法在市场中存活。”

  多数蛋鸡养殖企业表示,蛋鸡养殖行业高利润期一去不返,未来行业将进入微利时代,只有做好经营,才能在日益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2021年高利润背景下,规模化正在加速形成:大型蛋企利用资金和规模优势扩产;小企业因为经营成本和管理成本影响,利润水平低,或逐步退出市场;大型种苗企业规模扩张,产品质量提升,销售渠道拓展;小型种苗场技术水平有限,人工成本偏高,制约了企业发展,需要靠维持原有客户渠道运行。

  随着越来越多的规模化养殖场建立,原有产区销售半径缩短,企业销售压力增加,部分企业正在高端化和管理精确化道路上摸索,另一些企业则通过加强与养殖户的深度合作来强化产业链优势。

蛋鸡上游产能过剩

  除了蛋企和蛋商以外,上游蛋种鸡企业也正处于行业转型的重要节点上。目前全国父母代蛋种鸡企业数量在100家左右,存栏量超过1600万套。按照全国10亿羽的平均蛋鸡存栏量来估算,当前父母代的存栏量远远过剩,这造成了上游白热化竞争下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

  据焦玉锋介绍,目前国内父母代产能集中度不断增强,以晓鸣股份、峪口禽业、华裕农科为主的头部企业父母代存栏继续增加,从鸡蛋需求端测算,种鸡产能严重过剩。种鸡产能增加,导致鸡苗质量差异较大,市场竞争日渐激烈。另外,种鸡产能过剩,养殖环节恢复产能周期缩短,加大产业波动范围,加速导致鸡蛋供大于求,养殖风险加剧。

  “当前蛋种鸡行业的情况可以用四个词来概括:产能过剩、充分竞争、深度洗牌、重建格局。随着生产性能的提升,蛋种鸡的‘盘子’是收缩的,但行业中比较大的企业还是会利用自身优势进行扩张,加大销售量,提升市场份额。”河北华裕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永安说。从种蛋的利用率来看,2019年蛋鸡行业进入疯狂期,种蛋利用率在90%以上,2020年蛋鸡行业开始充分去产能,种蛋的利用率下降到63.5%,2021年蛋鸡行业出现调整,种蛋利用率再度回升至75%以上。

  “可以说,目前蛋种鸡企业已进入寡头竞争阶段,企业间的竞争十分激烈,提质增效是企业提高自身竞争力的重要方式。”王永安说,对于蛋种鸡企业来说,成本来源于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是指标性成本,要想降低这方面成本就要做到产能最大化;第二是结构性成本,为降低这方面成本应提高转化率;第三是人员成本,企业应进一步提高人员效率。

  相较于大型的蛋种鸡企业,中小型种苗企业的生存空间则被进一步挤压。“按照往年情况来说,1月一般是补雏的高峰时段,但是今年却迟迟不见下游客户订单。从全年的孵化量来看,2021年全年大概在800万羽,远少于2019年的1400万羽。”石家庄锦绣禽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云表示。

  “由于产能过剩,大中小型企业都需要通过激烈竞争来夺取市场份额,并进一步建立‘护城河’。”刘云说,“具体来看,大型企业已经逐渐进化到更大的体量,年销售量已经迈入2亿羽大关,并通过不断引入先进生产线,提高了产品繁育水平和种苗的整齐度。除了质量优化外,大型企业还可以利用规模化优势来降低成本。这使得未来中小规模的种苗企业经营愈发艰难。”

  但也能看到,中小型企业对接了大量中小型养殖户,为其提供定制化的服务。该类养殖户规模小,数量多,灵活性高,大厂进入难,仍有一定生存空间。

(来源: 期货日报)

 

  《中国食品报》(2022年01月20日08版)

  (责编:黄广顺)

 

热点专题

中国食品报网友
联系电话:010-63392022 联系邮箱 cnfoodcul@126.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1012021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9318号

中国食品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2018 by cnfood.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顾问服务:北京爱申律师事务所  彭殷庆 (高级合伙人)律师13718820003